政法网群 :示范区解放区山阳区中站区马村区沁阳市孟州市武陟县修武县博爱县温县
时政速递图片新闻高层声音队伍建设法治建设法庭内外机关动态检察之窗政法要闻平安建设
警界一线司法行政法学研究综治单位法治人物社情民意法律讲堂法制进校园视频新闻 
2019年10月17日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列表 > 队伍建设
【政法故事汇5】那位令我发怵的副局长
发表时间:2019-08-06 浏览:533

那位令我发怵的副局长

   沁阳市公安局警令部  田根生


  今年是我参加公安工作的第30个年头,从一个风华正茂的热血青年到历经沧桑的中年老警,几经挫折,多有迷失,但总有很多公安战线的老前辈用他们的实际行为,践行着共产党员的入党誓言,洗涤我们心灵的污浊,使我们不忘初心。今天我给大家讲讲我们的老领导闫德胜副局长的往事。

闫德旺1.jpg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在刑警大队工作,每天风风火火的跑案子,似乎不能闲下来。那次我和同事陈二红办了一个治安案件,是市人民医院门口的小卖铺传播淫秽物品的案件。材料我们俩都取齐了,订成了案卷,只等最后审批裁决了。

  本来是应该先让法制室把关,然后主管治安的闫副局长签字就全部结束了。可是偏偏法制室没人,我俩就不想等了,想着这是一个小小的治安卷,证据确凿,手续齐全,没有什么问题,就直接来到闫副局长办公室。

  闫副局长戴着老花镜,紧绷着嘴唇,看了看材料,也许是眼花了,看了两页就没有再看下去,我和陈二红你一言我一语给闫局长作了汇报。闫局长听着直点头,慢慢地拿起笔来准备签字,随口问了一句:“法制室审过了吧?”我俩齐声说:“审过了,审过了。”谁知,闫副局长却突然拿起了手边的电话,直接拨通了法制室的电话。我听得话筒里清清楚楚传出一个声音:“没有啊,我们没有接到他俩的卷啊……”我们俩脸都白了。

  放下电话,闫副局长脸色骤变,指着我俩大声训斥。我和陈二红双腿并拢,规规矩矩,耷拉着脑袋,大气不出,任由领导唾沫星子喷到我俩的脸上。出了闫局长的办公室,我俩象斗败的公鸡:唉,这次算是栽大了!

  从那以后,我和陈二红看到闫副局长,心里就有点发怵,直想躲着走。可是怕处有鬼,到了这年冬天,焦作市公安局举行十来天的业务大练兵,偏偏抽到了我,可是最倒霉的是还是闫副局长带队,最最可怕是闫副局长和我分到一间大宿舍里,床铺是我里他外,我俩紧紧相挨,天呢,这十来天可怎么过啊!

  凡是焦作地区的老警都知道,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始,焦作市公安局为了提高警察素质,每年都要组织基层民警来到中站区那个偏僻的公安干校进行大练兵,基本上人人过关,老的、少的,男的、女的,一批又一批的警察,来到这个封闭的院落里进行军事化的训练。练兵的内容有政治理论、公安业务学习,有实战技能、体能训练,比如3000米长跑、擒拿格斗,队列、射击等,睡的都是十来个人一间的集体宿舍,宿舍里整齐化一的鞋帽,雪白的床单、叠得象豆腐块一样的被子,嘹亮的军号声、钻天的白杨树。白天出操、上课、训练、整理内务,晚上站岗、执勤,熄灯休息,甚至搞紧急集合,总之非常严格、繁锁。所以闫副局长带队来,我是感到有些意外,像他这种50多岁的人,还是局领导,完全可以免掉这种苦行僧的生活。更可笑的是他竟还挂个“领队”的空头衔,这是顶给谁都不要的“帽子”,没有油水啊,只有付出啊。

  在这十来天里,闫副局长排队他站在第一个,上课他坐在第一排,点名他第一个被点到,总之,凡事他是第一,因为他是领队嘛!而我们这些小喽喽兵,则扎在他的后边,有时可以偷懒不出操,有时吃饭也可以不排队直接跑到食堂去,上课的时候坐在后边还可以打个盹儿。总之,站在后边,好处多多,我们只有偷着乐了。

  尽管闫副局长排在第一,也很努力,但实际情况并不乐观,上课时做个笔记什么的,老同志就跟不上趟,下来还得问我们这些年青人。到了理论考试,年青人早早地答完卷走人了,可他们几个老同志戴着老花镜还在紧张地翻书、翻笔记,一点一点抄,尽管45岁以上的老同志是开卷考试,但他们答起来还是挺慢的。什么体能、长跑、队列什么的,老同志就更不行了,看来人不服老是不行的哟。

  那天深夜,应该是后半夜凌晨2点钟的样子,突然宿舍走廊里“嘟、嘟、嘟”几声哨响,打破了黑夜里的酣声。我们马上意识到是紧急集合,空气紧张得就要凝固了,没有一个人吭声,只有穿衣的声响。有个宿舍内亮了一下灯,走廊里教练在低声吼:“不许开灯!”吓得这个灯赶快熄灭了。有麻利点的,穿戴整齐“咚咚咚”跑出去了。这时我隐约感觉紧挨我右边铺的闫副局长还没有穿好。他还在摸摸索索找他的棉衣呢,嘴里还焦急地嘀咕:“我的棉衣呢。”我也顾不了他了,只悄悄说:“快,时间到了!”就赶快跑了出去。因为紧急集合的时间是3分钟,也就是说从吹哨开始到宿舍楼前点名,只有3分钟时间。

  室外天空阴沉沉的,没有一颗星星,也没有一丝亮光,不知是在下雨还是下雪,感觉有东西扑在脸上,湿湿的。宿舍楼前的空地上已经站了不少人,象一排排柱子,默默地站在各自的位置上,高高的台阶上挺立着两个黑影,我知道那是校长和大队长。

  大队长清了清嗓子,给校长说了句什么,我知道点名马上开始了,可是闫副局长还没有出来,抬头看看我们宿舍的窗户,黑洞洞的,也不知他在磨叽什么,看来他这领队这次也要“栽”了!哈哈!我有点幸灾乐祸了。

  大队长威严地发出一声口令:“立正!点名!”于此同时,闫局长慌慌张张跑了出来,站到了自己第一的位置。整个沁阳的一列似乎都松了口气。

  很多时候,紧急集合点过名后,校长或大队长点评,然后解散回到各自的宿舍。我们站在寒冷的夜色里,哆哆嗦嗦,终于挨过了训话,等着领导发出解散的命令。

  谁知,大队长却发出指令:拉出校园跑操!一会儿“啪啪”的脚步声回响在校外的马路上。

  跑操解散后,我们一个个回到宿舍,解下武装带,倒在床上喘粗气。这时闫副局长双手抱着膀子,嘘唏着跑进宿舍,一下子就钻进被窝里,我疑惑地问道:“闫局,怎么了,病了?”他回答:“没找到棉衣,穿着外套跑步呢。”我往地上一瞅,可不是,闫局的棉衣还落在床下,难怪吹哨时找不到棉衣呢。情急之下,闫局只穿着外套和背心跑出去了。此时,这位平常非常威严的副局长得瑟着蜷在床上,从头到脚紧裹着被子,只露出花白稀疏的头发,像枯草一样乱七八糟。

  我们的领队穿着单薄的外套在寒冷的冬夜跑了半个小时,只为捍卫他领队的位置。

  从此,我似乎不再怵这个曾对我大发雷霆的副局长,只是心里多了分深深的敬意。

 


复制地址 】【 收藏 】 【 打印 】 【 关闭
0
下条新闻:【政法故事汇6】我在云台山当警察

上条新闻:【政法故事汇4】一位戒毒警察心路自述
最新新闻
·省高院副院长宋海萍到焦作两级
·省高院张云龙暗访焦作法院立案
·李玉杰为全院干警讲“不忘初心
·省法院在焦作中院召开刑事审判
·甘荣坤到省检察院调研
·山阳法院举行“迎中秋·家国情
·修武法院;执行法官“绣花工夫
·市检察院召开“不忘初心、牢记
热门新闻
·2019年中央1号文件全文
·重磅!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
·2018年8—9月典型交通事故案例
·安徽颍上县法院到温县法院学习
·2017年焦作市十件重点民生实事
·焦作市公安局召开全市公安工作
·开展警示教育活动  加强党风廉
·关于建立完善国家司法救助制度
友情链接
职能任务 |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管理登陆

Copyright © 2009 jzzz.gov.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焦作市政法委 版权所有
友情提醒:浏览本站最佳分辨率1024*768

备案号:豫ICP备06014026号